櫌本清明

无欲无求
才怪

【炎尘】不再分离

  第一次写文就献给消炎药了,文笔水平说是垃圾都高估我,只是半夜想吃粮想得发疯就自割了一下,小说只看了不到一半,电视剧剧情看的也迷迷糊糊大家就凑活看吧。。清水无车(其实是不会写车。。)

【炎尘】不再分离

这段日子总是一个人面对种种危机,一旦安静下来萧炎总觉得心里某处隐隐翻腾着焦躁,没有了药老,虽凭他一人也靠着强大的信念和实力撑了过来,然而奔波过后总觉得空虚。

  心想去纳戒里走走罢,那里面的宝藏师父曾提起,都是些十分令人眼馋的功法草药,想起这个人,萧炎的心仿佛是被捏了一把地酸涩,自从将骨灵冷火传承予自己,药老便陷入沉睡至今不曾有丝毫复苏的迹象。

萧炎也不是傻子,他那平时爱和自己斗嘴耍赖的师父,是真心将自己所有倾囊相授。甩了甩头萧炎伸手将戒指触碰眉心,进入纳戒开始翻找有用的东西,正在萧炎认真看着一本关于灵魂力量的藏书之时,一个白色的身影悄悄靠近,一晃竟直接躺在盘腿看书的萧炎身上。萧炎瞳孔猛然收缩,定睛一看竟真是他心心念念所盼望见到的那个人,“药老,你,你醒了?!”望着近在咫尺的脸,恍惚间萧炎呼吸都一滞。
“小兔崽子你不希望为师苏醒?哼,那我可继续睡去了。”
一起身作势就要离去,萧炎眼疾手快地去拉药老,却未曾想到拉到的却是那温凉如玉的手,那是药尊者皮肤的触感,摸上去萧炎可就不肯撒手了。

“嘿,你小子这么长时间不见长高不少啊!”

药尘倒是没理会萧炎的动手动脚仿若习惯了一般。萧炎这才发觉,站起身来药老似乎已经比自己矮上那么一点儿,像是要比身高一般顺势将药老拉到身前,双手一翻摸上了药尘的腰,“师父别动我来看看。”于是欺身向前,顺着对方腰的弧度紧紧将那人搂了个满怀,闻着令人安心的药香,萧炎当下心中荡起一片温柔,忍不住偏头在药尘耳边轻声说:“醒了就好,你可担心死我了。”听着震颤在耳边萧炎的温柔嗓音,偏偏说出口的又是那样表露真心的话,由不得沉睡于纳戒之中孤独多年的药尘,耳根也微微发软,思绪千涌,毕竟过去的经历和这百年的寂寞让他很久没有动过“感情”这种伤了他的东西。故作镇定地按捺下异样的情绪,“你师父我是谁,那可是斗气大陆的顶级强者,哪有那么容易死?”说话间连语气都缓和了下来,知道萧炎在这段时间里肯定吃了不少苦,他也拍了拍萧炎的后背安抚起来。

“好了好了,这抱也抱够了,松手吧小混蛋。”感受到萧炎紧紧圈揽的双臂,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,药尘也不好意思就这样推开,两人就这样紧贴许久,萧炎突然想明白了些什么,目光瞬间闪烁起来,一双黑瞳亮晶晶地盯着仍稍显迟钝的师父,道:“今后我要你一直陪伴我,不会再让你沉睡!躯体的事,交给我就好。”听着萧炎那坚定的话语,药尘心里的情绪已然决堤,瞧着萧炎那漆黑的眼眸,仿佛有一股吸力正在将自己往里拉,立刻避开了目光,眼神飘移到了别处。似是看出了师父眼中的一丝躲闪,眼神里的光委屈地暗淡了下来,一看萧炎被自己这个反应搞得有些颓丧,药尘心里满是自责想要再说些什么,却是被面前之人快速靠近,在脸上轻吻了一下。被这突然反击的动作惊得一怔,看着这得逞的小混蛋药尘又羞又怒一挥衣袖竟给气走了,看着药尘的背影,萧炎苦笑心想: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到手啊!!

今日も眠れないようで、ふと日記を書くことを思い出した( ´-` ).。oO音楽は夜によく似合う、心地よいな声は私を落ち着かせた、家の環境は気持ちが落ち込んでいる、何をするもやる気がない。だから早く学校に行きたい、早めに家を出って、そして昔の忙しいさを見つけて、時間を大切にする

斯德哥尔摩患者,沙海里的小年轻

吱叨:

【怪不得三叔给我们沙海女孩取名斯德哥尔摩女孩_(:ᗤ」ㄥ)_